首页 文章 唠叨 小组
全部 湖口杂烩 文化历史 社会民生 教书育人 家庭生活 休闲娱乐 农林牧副 户外体育

九江大水冲了黄梅龙王庙,不能赣说赣的话,鄂讲鄂的理

台山论坛管理
发表于 2020-04-02 23:36:53



长江上寒风阵阵,但挡不住浔城人民对黄梅人民的温暖情谊。3月4日,江西省九江市浔阳区在九江长江一桥上举行向一江之隔的黄梅县捐赠防疫物资活动,共抗疫情。




而在3月2日,九江市公安局交管支队刚刚将通过多方途径筹措的10万只医用防护口罩和1000套防护隔离服等近20万元的防疫物资,捐赠给湖北黄冈、黄石、咸宁、鄂州、孝感等五个湖北五个兄弟支队。


交接仪式正是在九江长江一桥湖北小池界。




我居江南君江北,患难时刻见真心。谁能相信,不到一个月时间,这个曾经交接物资、见证真情的地方,就被“打架”的事情刷屏。


我最早知道黄梅,是因为我们安徽的黄梅戏据说就起源于这里。自达摩西土东来,二祖慧可断臂求法,二祖传禅法、衣钵予三祖僧璨的道场——岳西县司空山二祖寺,三祖传禅法、衣钵予四祖道信的道场——潜山县天柱山三祖寺,都在安庆市境内。


而在三祖寺随三祖修学九载,接法为禅宗四祖的道信大师,道场就在黄梅县四祖寺。


这就是安庆与黄梅的渊源。


安庆人与黄梅人、九江人都唱黄梅戏,九江还有一种地方戏叫青阳腔,就来自安徽池州的青阳县,也就是九华山所在地。所以说,不关注这两个地方是不可能的。


事情发生在前天上午,地点正是20天前九江市浔阳区向黄梅县捐赠防疫物资的那座桥上。


事发当天,双方各执一词,各说一理,赣说赣的话,鄂讲鄂的理。


湖北黄梅方面的说法是:

3月27日上午开始,黄梅县公安局大桥派出所副所长虞康兵在九江一桥北桥头巡查,发现九江警方以及防控人员在九江一桥北上桥方向(黄梅县小池地段),对过江出行人员查验湖北健康码,再转湖北健康码为赣通码,测量体温并查验接受地证明才予以放行。


当日9时10分,九江巡特警熊敏宇大队长带巡特警队员开车到达一桥北黄梅地段,开始执勤。


9时11分左右,黄梅局九江大桥检查站副所长虞康兵上前询问九江执勤人员,问他们在黄梅这边执勤的现场负责人是谁,两次询问后,对方不回答,不理睬,指责虞康兵是假警察,特警人员把虞康兵往九江警车上拉,要带回九江。


9时12分,虞康兵被九江巡特警拉拽,并摔倒在地上,一名特警跪压在其身上。


现场九江巡特警掉落一部手持台(暂保存与黄梅检查站)和一部记录仪(九江特警自己捡起)。

江西九江的说法是:

湖北解禁,九江方面积极做好一江之隔的黄梅县外出人员进入九江的交通服务。


自3月27日开始,由我市安排免费公交17路车往返九江长江一桥小池桥头和九江火车站停车场之间接送群众,通过“点对点”方式接送群众至九江市区务工、求医、就学,时间为每天早上6点到下午6点。同时,每辆车上安排公安和卫健值守人员各1名,为上车乘客检测体温,审核贛通码,验看单位接收证明,协助群众上车。


27日上午6点,9台17路公交车就到长江一桥北收费口,轮流免费接送群众到九江。至8点已顺利接送群众30多辆次,1000余人次。


8:15,熊敏宇接2号公交车报告说:小池那边有一穿警服人员阻拦乘客上车,持续有近20分钟。与此同时卫健委邓成芳副院长在现场报告情况时也遇到阻拦。


九江警方派特巡警大队长熊敏宇带领6名特巡警队员到小池调查制止,结果遭到黄梅40多名巡警围攻,熊敏宇及4名辅警被打伤入院治疗,被对方抢走对讲机2台,执法记录仪3台,肩灯1个至今未予归还。



事发之后,黄梅县委书记马艳舟赶到现场疏导群众,称现在桥上聚集非常危险,请群众先回到家里,晚上会出发布一个消息,打人的事情会依法依规处理。


这个事情的发展过程是这样的:


黄梅县没有火车站,当地人要回到外地复工,就必须从一桥步行或坐车去九江火车站。“为便利群众出行,九江市交通局安排10辆17路公交,作为免费专车往返九江长江一桥小池桥头和九江火车站停车场”,通过“点对点”方式接送群众至九江市区,时间为每天早上6点到下午6点。入浔人员凭湖北健康码“绿码”和社区(村)和所在单位接收证明上车,卫健值班人员和值守民警为上车乘客检测体温。


这个“方便”让黄梅人觉得你不方便:凭什么我们去九江,必须得坐你九江安排的公交车,有了湖北健康码“绿码”,凭什么还要有单位接收证明才让上车,这是方便呢,还是制造不方便呢?


矛盾升级不可避免。


事发当天,九江市委书记林彬杨强调,我们隔离的是病毒,不是人员往来和友谊,对湖北武汉来浔人员,在落实有关防控举措的同时,要切实加强人文关怀,做好各项解释、保障工作,尤其是对湖北籍学生多给予关心爱护。


3月27日深夜,江西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发布第19号令,所有入赣人员只要出示个人健康码(含“赣通码”或外省健康码)的绿码,且测量体温正常的,一律准予通行,不得采取任何限制性措施,绿码者亮码后可在各类场所通行。


3月28日凌晨4时,江西省九江市浔阳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与湖北省黄梅县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联合发布公告,在九江长江大桥一桥,双方均撤销疫情防控期间设置的临时防疫站点,确保往来车辆人员无障碍通行,双方互认湖北健康码和赣通码,两地群众持绿码通行,不需要其它任何通行证明


一场纠纷换来的是黄梅人再去九江只要出示个人健康码,且测量体温正常的,绿码者亮码后可在各类场所通行,成了自由人。九江暂停公交车前往黄梅县小池镇接送群众,黄梅人可以坐着本地的公交车,一站式送达九江火车站,中途不停车不上下人。


“一座九江城,半城黄梅人。”无论如何,双方发生冲突,都是不应该的,更不能由此进行地域歧视和地域攻击。“湖北加油”不只是高喊的口号,持绿码通行,不设置障碍,比喊多少句“湖北加油”都更实在。


当然,涉嫌违法违规的事,还是要依法依规给公众一个说法。比如,真如九江方面说的,是因为黄梅有黑车运营,九江派出的免费公交车接送黄梅人到九江火车站动了一些人的奶酪,影响了黑车生意,黄梅这边的警务人员因此阻拦民众乘坐免费公交车,九江方面完全可以依照程序向上级反映,再由黄梅这边依法依纪进行追责。


不能合法程序不走,就跑到人家的地界去执法吧?拖拽人家也是事实吧?


还有下面这些,应该是黄梅的吧?这是不是涉嫌违法了?



这起不该发生的冲突,自然影响不了抗疫和复工大局,更不会因此而影响同饮一江水、同走一座桥的“九梅”关系,但真相是什么,不应该是笔糊涂账。


谣言止于智者,谁是智者?告诉公众真相的人。来源窝心美文网:https://www.ilovehai.com >>>更多美文:湖口杂烩

814 0

你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