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

蝴蝶
2018-12-23 10:35 170 台山热点
它们 那些 蝴蝶 但是 已经 更加

它们是在午夜时来的,那时的梦想刚刚开始,但他就要死了,我知道那并不是任何人的安排,只是他必须死去,服从一种似乎天命的逻辑,在这里具体成一些符号,轻轻的像是一些纸钱,就飘散在那些青春的山际,也还带着露水,沐浴着香氛,我说它们是一些蝴蝶。

就在我的思绪沿着那些情节已经走上绝路,而它们就从那里起飞,有时候,就会将你带得更远,而我的渴望并不遥远,我只是需要它们带我走进另一个故事,我要讲给谁听,但不要重复所有,已经发生的过程,因为那不是我的故事。

我的故事,应该从来都没有发生,但是它们存在,甚至在无我之前就已经存在,我的出生或许也仅仅是为了发现,而不是兑现,这是在很久以后我才能明白,但是已经提前懂了,很多故事也许就不能再发现,抑或再也没有结尾,直到,我的死去,也许也会变成,你的蝴蝶。

蝴蝶在飞,它们淡淡的飞出了画面,那些音乐还在响起,如果能够直接带我走进你的梦,那么就不需要更多,但是不能,我只是将它们小心的收集起来,甚至谈不上捕捉,只是引导它们,进入我的花园,那些花儿就会重新开放,无论是否已经开败。

但是怎样才能做到,而如何能在解释的时候不让它们飞走,或许才会更加艰难,就像是我,为什么要找寻那些故事,或者是这些故事,让重复的杂音在彼此之间,不断轮回的闪念,直到哪些刺耳的尖叫终于打断了极致的音乐,它们在忧伤的里面轻扬,这时候变得沉重。

并且深刻,再不是蝴蝶所能承受,我是说它们的翅膀,我喜欢它们的飞翔,我讨厌那脆弱的肉体,而为了消灭它们,也就必然还要更加抽象,所以你能见到的这颗单词,其实已经省略了太多的内容,也不仅仅是那些,它们曾经在地下的黑暗,而

就在它们最为生动的时刻,在你的眼中,或者心里,它们的飞翔,也有你最为无知的痛苦,它们仅仅是用自己的精神在飞,那精神是我,或者是你,其实强加的,但它们其实更加需要肉体,需要,更加真实的花朵,更加现实的季节。

但是没有人会宽容这样一种假设,他们会将它作为一种假设,在这样的逻辑的里面,那逻辑是如此的生硬,为了更加简单的兑现自己的结论,总是会粗暴的省略掉很多必要的前提,甚至并不需要服从逻辑的本身,然而这却是一种创造,当你发出质疑,甚至蝴蝶也会这样的自诩。

它们坚持自己的命运,就在你的怀疑里面,但是如果你不怀疑,它们也会觉得不可思议,但这毕竟是一种更加纯粹,曾经的飞翔只是为了那些食物,但食物其实那样肮脏,就像是那些花朵的美丽,如果换成了肉体,换成它们的对位,即使陶醉或许也不应该再表达。

但是它们还会发生,不过转换成另一种形式,那些彼此代入的过程,往往也并不符合你的理想,但是我们需要这样的开始,就从这里开始,我们已经是在,折断蝴蝶的翅膀,就在它的根基,那些肉体的所在,这时候的蝴蝶,已经只剩下飞翔,作为一只标本,在你的思想中存在,就是你自己的肉体。

0
只看楼主 | 倒序浏览

有 0 条回复

湖口杂烩 文化历史
社会民生 情感驿站
家庭生活 休闲娱乐
农林牧副 户外体育
合作方式:370838500@qq.com